亚博二维码-天津影片节:追影15年

【不会员权限】有一次放映一部澳大利亚的影片,讲述一群迷惘的年轻人浮躁空虚的贫困,通篇都是男男女女放荡的夜贫困以及喋喋不休的大胆对白。这可让毫无思想准备的老教授有点尴尬,但又必须硬着头皮翻,剧中污言秽语,被老人家用正经又兢兢业业的天津普通话犹豫地翻译出来,产生了非常滑稽的效果,观众席里笑声不断。

6月23日上午10点,影片《小偷家族》在天津影城1号厅正式放映。这或许是本届天津国际影片节首映的近500部影片中最抢手的一部影片,不仅一开票就“秒空”,甚至还有粉丝开玩笑愿意用“天津内环一套房”来交换,也因此成为本届天津国际影片节的一个“传奇”。

不得不说的抢票大战

“你们在高中三年经历了一个什么样的学习过程?你们学习是真的有动力吗,还是在学校与家长的双重压力之下不得不努力学习?你们来到天津影片学院想获得一个什么样的结果?你们可以把自己称为有理想、有志向的青年吗?”

每年六月上旬必有那么几天,我不会神经兮兮反反复复刷着格瓦拉或者一票通该网站的页面,有时不顾吃饭、睡觉,费上一整个夜晚,两眼通红仿佛蹲点守候嫌疑人的警察,还总是弄得一肚子怨气。如此“情迷心窍”的状态,其实无非是为了抢购天津国际影片节的票子罢了。很多人在这几天不会与我“同病相怜”,谁叫我们都放不下那一个影片节呢?

比如2012年有一部德国大导演文德斯的3D作品《PINA》来首映,天津影城排队一直延伸到法华镇路人行道,期间还有人抡起了拳头。像我等怕热怕挤,胳膊力气不比壮汉的弱女子,就把排队抢票的前线战场让给男粉丝了,只能退让到网络购票的后方。让人无奈的是,由于争抢买票的人太多,有时出票的该网站就反应迟钝得像超载的公交车,让人急到抓狂。

“你为什么要考导演系?”,面对张艺谋的问题,导演系五位女同学之一的康玮昕回答:“因为比较讨厌看影片,我们每个人只有一个人生,去经历什么其实就是属于我们的。但是影片不一样,我们可以体不会别人的人生,体不会我们讨厌的、不讨厌的,想去体不会的、不想体不会的,都可以在影片中实现它。做影片跟看影片就有更大的差距了,我们就可以去做一些更想去挑战的东西,所以觉得很酷。”

《小偷家族》讲述一户贫穷但其乐融融的普通家庭,他们努力贫困,但同时又不得不依靠盗窃维持日常生计。一次意外事故,打破了这个家庭的平静,也几乎摧毁性地“解散”了这个家族。影片的中文海报上写着:“我们什么都没,只有爱”。听上去,似乎是普罗大众都能想到的主题,但在是枝裕和的镜头下,故事内核所包裹的主题,显然比这句话的表象要更深刻:我们什么都没,甚至连血缘的关系都没。方便面、洗发水、钓鱼竿等日常用品都是偷来的,而影片中家庭成员之间的夫妻的关系、母子的关系、父子的关系、兄妹的关系、祖孙的关系等,又何尝不是“偷来”的?什么都是偷来的,但一切又都是那么和谐。因为爱,观众相信这就是真正的一家人。

“很酷,你想到这事儿将来很难吗?”张艺谋反问。

《遥远的旅途》是2001年日本音乐人吉田洁为一部名为《日本人的遥远旅途》的纪录片所做的原声配乐,有一种“天然的苍凉”、“丰沛的释然”。

和这座城市里的许多同龄人一样,我与天津国际影片节的缘分,始于上个世纪90年代。1997年的秋天,正在念大学的我,用不多的零花钱,辗转在国泰、永乐宫、影城、衡山、燎原剧场等一批如今看起来设施并不新的影片院,像过节一样挑选、观赏送来首映的外国影片。

那时候的影片节还很年轻,只举办到第三届,筹办管理工作的经验自然无法与眼下比,而VCD时代的资讯也不发达。于是,很多参展作品的背景资料粉丝们知之甚少,趴在售票处窗口填表格买票子时,经常有一点“赌手气”的意思。

那些刚踏入社不会参加管理工作的粉丝,也不比学生轻松。下了班从横跨三个区去看一场不知道水平如何的影片,那股付诸执着的痴迷劲,比去见心上人还不可阻挡。不过,买票也好、路途再辛苦也罢,一旦你在黑漆漆的影院放映厅里,遇见一部非常讨厌的影片时,所有疲惫、埋怨真的都不算什么了。

那些从城市各个角落出于一种感性的热情,蓬头垢面赶到同一块大银幕下的人们,就这样共同度过了一百分钟。当字幕升起、灯光骤亮的那一刻,他们发现有人和自己一样,恋恋不舍地站起,滞立不走,仿佛没回过神来——那是无法用言语形容的美好,有点像最纯真的恋爱,只是当你坐在影片院里感动流泪时,是自己和自己在恋爱。

粉丝与影节

听完课,摄影系的潘源昊同学感到了落差和压力,“感觉原以为艺术类的学习可以轻松一点,其实不是这样的。”

在最终公布的“报酬方案”中,没任何关于影片投资报酬的项目。当时的报道称,梁旋在“灰色地带”徘徊良久,最终被众筹该网站的老板劝住。但在众筹结束当天的官方微博上,留下了这样一段颇令人有遐想空间的话:“最终的惊喜报酬:若影片票房获得巨大成功,我们不会考虑对所有支持过我们的朋友们,进行更多更丰富的报酬答谢。”

当你在大银幕下观赏这些大师之作时,才不会更真切地感受其永恒的影像魅力。而遗憾的是,这些不同类型、不同年代的优秀影片,平时是不不会在影片院放映的。所以,这么多年过去,已经举办到第十七届的天津国际影片节,始终是粉丝们不舍错过的节日。爱它,是一种精神化的情结,也是一种物理上的选择。

从1993年到2014年,粉丝们跟随影片节一同由青涩变向成熟。我在影片节里认识的那些朋友们,如今大部分都为人父、为人母,他们各自在贫困里忙忙碌碌,扮演不同的社不会角色,却依然不会在影片节里抽出一点时间,或带上家人,或一个人去观赏讨厌的影片。

(注: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。本文编辑:李宝花  编辑邮箱 shguancha@sina.com)

这一点上,《大鱼海棠》其实做得不错。2013年众筹之前开始设立的微博及微信,期间推送信息一直没中断过。但在黄欣然看来,这些信息并没太多实质性内容,大多以图片为主:“更像是一种宣传”。